时间

时间是一条河

淹没了你和我的每个脚印

推搡着我们的往前

汇集了人们的眼泪

一刻不停

直到有人说,从前

不曾有时间

面具

我有一个,始终微笑的面具

人们都喜欢这样戴着面具的我

可是面具不合脸,我好痛

都说面具戴久了,就习惯了

但我一点一点掀掉了面具

人们发现了我面目可憎,离开了

我好痛

忧伤

以前那些很痛的伤,到现在想来就是淡淡的忧伤了,许多人说是被时间洗刷得了。

心中的忧伤,其实也不知道应该告诉谁,也是因为告诉谁了也不会太大的改观。

文艺

我所认可的文艺该是文静的,与世无争,不希求别人的关注。

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太多的人渴求流量,渴求钱。文静的艺术,是追求完美的艺术品,是牺牲掉自己的时间来完成的。一蹴而就的成果,纵使耀眼,可那对于自己总归是那么不值一提。而耗费数年而成的那多么令人钦羡、惊叹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