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与梦

这是一本适合你放在床头的书,适合你睡前看,睡醒看,我亦在睡前写,睡醒写。陪你。

你是知道的,梦消散很快。我每次也记不住多少,只能来来回回地写,所以很慢、很短,讲不清楚爱恨、情仇,我会把知道的都告诉你。

睡,是你与梦的纽带,人是在梦里的,维系这纽带也是必须的。

你总是在睡醒时忘记梦,或只记得住那一些些短短的梦。梦中也要做梦,也都带不走梦里的东西,唯一的契机就是在这半睡半醒之间,你拿走了梦的东西变成了自己的回忆,而这本身也会你脑海里快速消失。就算你记录下来,你也会怀疑那些文字的真实,就算你告诉别人,别人也会觉得索然无味,只是你觉得在睡醒的那一瞬间感觉到强烈的不舍,却也只记住了一些平淡。而你怎么也忘不掉的平淡,大概是梦中梦中你经历的伟大故事。

你纠结于现实在梦中的映射,其实梦是循环的,你梦中的梦,可能就是你现在,你分得清现在是哪一层的梦吗?只有死亡才会结束梦,而你也可能因为某一层的梦醒,而把所有的梦都坍塌掉,你就消失了。

你的梦永远不是孤独的,你所不经意间对视的那个陌生人,其实你们在梦里见过,还很熟悉。只是现在,梦让你们互相忘记了,梦的碎片却让你们互相熟悉。出于礼貌的人会立刻走开,而不舍的人也要走开,这才是梦。

有的人很敏感,心思细腻,他手中梦的碎片也是最多的,他带着一大堆的故事,不得不心事重重。你的灵感,突发奇想,胡思乱想都有根据的。

你所忘记的那些,是你不清楚的几层梦,一层一层坍塌,才让你忘记。

你是个很重要的人,对于有些人来说。

你跑在砖块堆砌的迷宫中,你感觉到了,但是看到的只有一条前面看不清又看不到尽头的路,没有光,又似乎你能看清,是自己身上的光吗?背后有个你不敢回头看的人,他一直在追你。但你知道他的面容,可是一细想就模糊得如同虚无。

海,碧蓝色,梦中的海总是纯粹、透明。

你在远远地看,看得见那灯塔,。

许多的人,许多的地方,在一瞬之后就会永别,再熟悉的人,也将遗忘。人早已习惯了,所以他们不会感到恐惧。但是面对死亡时,还是感觉深深的无力,他们明确的清楚那是永别。

你走着,没有发现那流光溢彩的天空,坠落这奇异的不同寻常的色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