眷恋

我眷恋以前,所有的场景,所有的人。

凡是我记忆中残留下来的,我都会在想起的时候,感到一种无比的压抑。再也回不去了,再也见不到了,可是记忆中的那些,却又清晰无比。那些我走过的路,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,只是那些都是我一个人走过的路,都是我的经历,可能我爱着那么多的事物。

我也怀念很多人,可也不得不落俗套地讲,我是怀念那个以前的他们。大家都忙,都忙得没有什么以前自己的样子了。再见面时,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,我展示出一个奇怪、没什么符合旧交意愿的我,因而也就无可再聊了。

现在的我怀念以前,我知道有一天我也会怀念今天,怀念这个样子的我。

我一直想不通的就是,为什么我是在冷静的时候,展示出来的是一个脆弱、敏感又缺乏安全感的人。对一花一物都能看出来些不同,因而触发自己所谓的博爱。

不喜欢这样的我,可这也还是我自己。

外面的车轮碾过马路的声音,总让我想起来我儿时坐在竹竿堆上看夏夜星空的情景,那个孤独的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