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酒

自从选了外语作为主修,冥冥中觉得和汉字间的联系不如从前紧密了,写的字也像脱了水的鱼,干瘪,食之乏味;弃之,好像也不可惜。

可能是被岁月生拉硬拽走到了奔三的路上,心也跟着快速干枯,可在到达一个顶点后反而学会了念旧。

回忆像个饱胀的气球,一戳,扑面而来的都是青春。

我喜欢的你,我抛下的你。

看着小女孩泡在诗词海洋里,灵动,活泼,潇洒,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。

扎个丸子头,踢着鞋子,整天抱着书之乎者也,心无旁骛,如痴如醉,一天到晚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样子为什么反而讨喜。

你可知道,本以为触碰了圣人的心,却是连古人的家门都没摸过。

小女孩抱着书,转了几个圈,出落成了少女。

也不知是哪里看的,少女竟然也学着人家剪了齐刘海,削去一头长发,质朴,腼腆,热切,洋溢,周围一圈圈光晕。

一晃眼,黑暗吞噬了眼前的人。

你的世界只留下一片漆黑。

别挣扎了,没关系。

女孩脚边全是撕碎的纸片,细碎的玻璃渣,根根被掰断的笔,成堆成堆没有喝过却空了的瓶罐。

一道道掩盖起来的伤痕,一次次颓废失落,一句句控诉。

如果你是个男孩一定胡子拉碴了,可是你没有,你只是眼睛通红,面容憔悴。

你失败了。

我知道你失败了。没关系。

我知道你曾披荆斩棘,你只是累了。

多希望你在现实中飞得高远,又怕你在梦里一跃而下。

你总是坐在窗沿旁,娇笑着,那么欢愉,那么洒脱,可等人一靠近,你却从容地迈过另一条腿,张开胳膊拥抱了风,像是飞出了炼狱。

我知道你喜欢淋雨到发高烧,你渴望清醒,却越来越迷茫。

你给了我光和热,我却把你抛弃在岁月的长河里,东躲西藏,起起伏伏。

你好。

背后传来的声音,像山泉流淌时滑过了河底的石头。

平和地和对方打招呼,既如新朋,也像旧友。

辛苦了。

对方一头柔顺的长发,温和,谦逊,知礼,但是透着生疏和戒备,再也不能靠近,再也不能拥抱。

你长大了。

你终于成了那个别人家的孩子。

你应该快乐。你必须快乐。

戒备着快乐,谨慎着快乐。

多心疼你,可又该为你庆贺,你终于没了苦恼,没了欢愉。

对方转身,蹲下,抱住了惶恐不安的少女,而少女紧紧牵着懵懵懂懂心高气傲的小女孩。

没关系的,这些伤痕都是生活赋予的礼物,迎接火光才能涅槃。

前行路上被我抛下的你们,躲在黑暗里痛苦挣扎的你们。

我们和解吧。

时间的新瓶里,装的还是我这杯旧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