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游症

以前,有个女孩告诉我,这个颜色,就是梦的颜色。

夏来已久,窗上不再是灰蒙蒙的天。桌边散落的几张纸,位置有些简单的变动,是她曾经来过的痕迹吧。

我做了一个好久的梦,断断续续,没有忘记的原因,是那个女孩。

怅然若失,难以名状的悲伤。但是它会悄悄捂住你的眼睛,让你想哭却不会流泪;裹挟着你的全身,让你动弹不得;想要发泄,想要挣脱,却被它更加死死地捆住。

我感受到了,以前的我,一直都试图淡漠地处理这种悲伤,直到有一天,我发觉这一切可能都是真的。

那一切都是真的吧,就为那么长久的梦与梦游。

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,总是在不经意间,发现丢失了些什么,最后或许有些东西会在某个角落里找到,但是大多数的东西就那么样子的不见了。不管你有没有,我反正是没有,我的东西放得不是多整齐,但是都有一个范围。只要在我画的圈里面,我就不在意它以什么样子的姿态呆在那里,躺着、趴着哪怕坐着也好。

可是,今天醒来的时候,桌子上的几张纸散乱了,压过了我给它预设的范围。我的屋子很少开窗,平常也没有谁回来我的屋子,那几张变动的纸勾起了我的兴趣,我仔细地看了好久,却还是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。它就那样子地呆在那里,仿佛一开始我就是那样子把它放在那里的,但是那不会是我做的。

说出来这些或许有些夸张,但是我在怀疑我梦游了。

但是,或许是真的呢?

不知道幻听是不是孤独久了的人的共性,但是幻想我认为绝对是这类人的共性。我也不例外,我一直都怀疑有个如同天使一样的女生,在我看不见的世界里,看着我。这大概是这世界上最不靠谱的臆想之一了,因为我毫无证据,而且我也没有什么强烈的感觉会是这样子的证据。会是一个天使而且是女生,就是我最无端的假设了,我自己都感觉惭愧。

也不完全是臆想吧,有的时候当我快要做错什么的时候,心里面总会突然蹦出来一个类似于警告的声音,让我不要那么做,让我停下来,让我鼓起勇气去做正确的选择。只是非常可惜,到了现在,我每次都选择了无视这种类似于耳语的忠告。我相信那句话,“宁要做得后悔,也要不留遗憾”,然后我前半生就被这种放肆的态度坑惨了。

回到主题,我一直都觉得身边真的存在这位天使的。

没有什么确切的根据,只是这些别人说是假象的东西被我当真了,经过一番只要说服自己的推理,我让自己相信了,晚上的我是一直都在梦游的。

我走在有的陌生地方,会突然发觉好熟悉,就像是来过许多次一样,心里面是莫名的安静与舒服。

时至今日,我依旧在思索究竟那一切是不是真的,或者那一切是不是真的都已经无所谓了。我停止了梦游,做了个别人认为的,正常人。

走在街上,楼宇间的窗帘被卷出了窗外,飘然无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