终语

碎花墙,杨叶贴窗,廊光迷黄。 自兀立,虚像视己,夜黑无地。 一月明,万千纷星,无数虫萤。 你经现,我亦睹见,幻又碎片。 怅恨远,情深易变,思难逾越。 叹呓寞,言语无措,寂然心落。 此终日,轻烟众事,洒脱自持。…

寻找

她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一年后,我才开始去寻找她。 一年的时光中,我究竟做了些什么,现在看来都觉得可笑。因为在最为珍贵的时光里,我却没有去将她找回,现在显得已经太晚、太晚。 所有的联系都断了,若不是她还留在我的记忆里,真的无法想象这世界还有一个她。 我翻遍房间,终于在打破的玻璃瓶里,发现了初识时她写的信,还有张相片。相片里是棵弯腰的树,她说它就在常走的街角,她家附近。 于是,我去了她的城。 只为找得到那棵树,我在市区里不断换乘公车,不断询问,却无人识得。 我开始每一条街地走,见了千千万万棵树,没有一棵愿意为我的爱情弯腰的。或许正如她,是全世界唯一的。 第三天的午后,我遇见了它,一动不动,似乎是在安静地等我。 想到竹也该曾抚摸过它,我拥抱了它,又哭了。 街边无数道门,我知道有一扇是她的,这就够了。 宁静的城,我慢慢地走,体会它的美好。 这路,这河,这山与人,竹都熟识吧。和竹一样,好温柔。 四月,…

遗失

在城市里,搭了个少人的公车,任它牵领自己经过什么地方。 忽然听到了熟悉的站名,犹豫间,还是在那里下了车。 老街的风景还是几年前的,只是人有点不认得了。 繁华是给外人看的衣裳,安宁的老街才是给自己栖息的地方,人们就是这样生活着。 绕了几个胡同。 恍惚间,老奶奶似还坐在那石凳上。 眨了下,不是错觉。呵呵,我不禁笑了出来,在老人面前总是要开心点才自然。 “来了?” “嗯。” 我轻点了头。 “好长时间没见你了啊,常和你一块的妮儿呢?” “丢啦。” “丢哪儿了?赶紧找回来!”刘爷爷端着茶缸出来了。 “哎呀,我就过来看看花,您二老别抓着我不放了。” 他们的花都在这后院养着,前街有家小店面。以前和竹看街时发现的,竹的嘴甜,几句话我们就一人抱走了一盆茉莉。 没有钱的生活也很单纯,那些纷繁美好的看过就够了。偏偏奶奶欢喜竹,我们也就后来常去那里。看那些安静的花,给我们的苍白的生活涂点颜色。 她留了纸条,而后便消失了。那是一年前的今天。 这里,也一年多没来过了。 关于这里的记忆,被我忽视了太久,成了一种—…

春昏

石板路上,你我,一前一后。 你长发依肩,一袭素裙,两三阶并作一步走着。 春深,临昏,一切的风景都被晚光涂好了适合的颜色。 你说,好爱这些,石榴花的褶裙多么美。 这是不是一个美好的梦?因为你已经沉迷其中。 后面的我,踱着自己的步子,习惯了你的或近或远。 忽然,被你拉住快跑。 夕阳一半淹没于暗紫色的云海,天空绚烂着明蓝色与玫瑰红,我们,拥了满怀的葵花橙。 只一瞬,天空就黯淡了。 那最美的,是我们的记忆了。 满满的莞尔,你说竹好幸福喔。…

看春

肥硕硕的喜鹊压着枝头,一副幸福的表情。 四五点的时候,阳光是暖的,没有中午时灿烂的热,也没有午夜清晨安静的冷。 跑累的风,和和煦煦的,不时吹拂着午睡的我。轻轻柔柔的抚摸,夹杂着溽热,一会儿就睡着了。 阳光透过那一小树的花瓣,显示着明朗而又粉嫩的颜色。渐渐夕阳躲进了花心,只留下一层亮金的花边儿。 不知道该不该惊讶,合欢抽芽了,好快啊,前几周还是光秃秃的树丫呢。坐在杨树的下面,不时会被剥落的叶子砸到,想想看。 人们早就开始自由自在地享受这些时光了。 “等等,我一个人不会过马路。”一位妈妈在招呼。 “你不会过马路?”跑到了马路边的孩子停了下来,疑惑地回头看着她。 我坐在柔嫩的草地上,让阳光慢慢跑进手心里,感受它带给我的温度。 草地依旧蒙着一层纸黄的草叶,当然草地中,可是一片青绿。 脱去厚厚的棉袄,我身子轻盈得融入了空气,走起路来,一点也不费气力。 路上,有遇到许多相识的人,我像一个满嘴糖果的孩子,只敢摇下手当作回答,我多害怕这些美好会跑到空气中啊。 走廊尽头的窗户,塞满了外面的叶子,还以为外面是葱葱郁郁的小树林,才知道,原来只有一棵。…

四月

二十一日。 轻轻用美工刀滑落一颗,明媚的午后,他的笑与阳光一样温暖。 俯身吹散捧着些残缺的,伴作那朵的铺垫,一起拥挤在折纸盒子里。 她会喜欢的。 二十五日。 踏青一定要光脚丫才行,或者,躺上去? 她咯咯地笑着,他讲了什么? 一人,一坑,一把。 八日。 男孩看不见蒲公英。…

从未 紧紧地闭着帘 害怕 夜黑会融化了我 再也看不见自己 对楼 总有几点窗亮着 细碎地撒满屋子 不停 星光越来越明了 也越来越暗了 月亮 看见了 是一笔勾画的圆 看不见 也是一床铺好的被 放下 心情和自己 成了 一个乖乖的宝贝 睡吧 睡吧 明天是个晴天…

和自己恋爱

雨天,我把伞压得低低的,躲藏在我臆想的温暖空间之中。偏偏走在路的中央,看那汽车迷蒙的灯光,混合在黑夜 这清甜的茶里。我在想,她说的那句 “你好像是一个旁观者,看着自己的爱情。” 我站在她回家的路口,可是依旧没有遇到她,好久了,她一直都不知道消失到了哪里。失落落的,雨更显得凉了。 “ 我们之间的,是爱情么?” 走在新开桂花的路上,那天她安安静静地说。 “我……” 我能说什么呢? 无论是和谁在一起,我都是十分地去爱护对方。但我内心隐隐知道,每个女孩都还不是我在等的那个。我也许,就是因此,连牵手也是不会的。这就像是——练习,学会去真正地照顾好一个女孩,等我的女孩出现。 常常,会迷惘,这世界太大,我等不到那个她了。我决定珍惜身边的人,但是,每一个我与之相处的,总是隐约有她的特点,我感觉得 到。我大概是在深梦中常与她相见吧,脑海总有一个模糊的身影。 我也祝福你,就像我在每个女孩离开时的那个样子,低低着,合十祝福。…

五月

最喜欢市区里干净、阴翳、宽敞的老街,稀稀疏疏几个行人、偶尔过往些车子。 走多慢都没有关系,当然可以坐在路阶上,惬意地伸个懒腰,啊~,我午休刚睡醒啦——。 清澈明丽、层层叠叠、深浅不定的悬铃木叶,每一片都很讨喜;大大的太阳、时有时无的风,让头顶的天空、脚边的疏影像万花筒样自由地变换着。 路央常会有些缺口,走着走着不注意的话,就会被阳光结结实实地亲上一口,那感觉,惊喜且幸福。 初夏,青春,再遇见你的话,就更好了,完美了。 不过,我也不遗憾,攒着存着,遇见你时,告诉你,那棵街角的树,弯弯的,我时常倒在它的怀里,很舒服呢。 你会不会说,我也是呢? 那,它有没有低语,我喜欢你? 嗯,等到黄昏,如果这里除了围墙没有别的了,那就可以看见那羽叶边闪耀的金色了,很漂亮。 天空中,也会有迷蒙、幻美的青,…

纸飞机

收拾屋子时,找回了一些纸叠的小物件。 那时,我们在一起。 从没想过未来,只是简单地过。 那时的你、我,常喜欢折纸飞机。 然后在窗边,让飞机替我们绕着城市旅行。 后来,要分别时,你送了我好多的纸星星。 “在,弄丢了它们之后,你也就忘了我吧。”…